« 皮膚護理在現代已成為一門科學 | メイン | 大自然是最好的夥伴! »

2019年1月 2日 (水)

在街上睡了10年吃剩菜犀利哥


在街上睡了10年吃剩菜犀利哥:現在的生活比中產階級更滿足。

香港人Simon Lee露宿陌頭10年,他沒有家,每晚住在銅鑼灣的維多利亞公園裡,人稱維園犀利哥。
2010年,西蒙從中產階級地位下降到街頭,在那裏,他被認為是一個失敗者,被生活所迫。

但在西蒙看來,這是他一生中最豐富的階段。即使如此,他也經常把獲救的錢捐給其他窮人。
在銅鑼灣的一家麥當勞,西蒙第一次見面時說,他沒有錢,沒有電話,只有在Facebook上見面的時間和地點。我們焦急地尋找著一個破 舊的流浪漢,但我們看到一個Simon Lee人戴著一頂針織帽子,戴著框架眼鏡,他在筆記本上輸入鍵盤和寫博客,看上去像一個受過良好教育的中年人。

花店這邊有為你精心準備的花束和花籃,滿足顧客的要求,不需要自己動手也能看到精美的插花藝術

“我普通話說得不好,”西蒙禮貌地說。“如果我聽不懂,我能說英語嗎?”就這樣,一群人跟著西蒙走了四天,他熟悉了街道和小巷,和他一起體驗了一次“生活出去”。
自述:Simon Lee 編纂:徐聰(一條)
從中產人 生到露宿街頭

我是Simon Lee,往年52歲,住在陌頭10年,在維多利亞公園(簡稱維園)住了6年,人人叫我“維園犀利哥”。基本上,我一天的日程安排是很固定的。
“我的生活從中產階級降到了在街上睡覺。”
我以前學得很好,大學的 專業是化學,畢業後,我在辦公樓找到了一份工作。我的工作給了我中產階級的地位,我掙的錢能買得起一輛車。但是工作場所的壓力,讓我覺得很沮喪,喘不過氣來,我想逃到這裏來。其實,我不喜歡這份工作,只是為了滿足父母和 社會的要求,去工作。當時,我不知道我真正喜歡什么,只是想一步地走,沒有明確的目標。

金章電磁爐 - 電子輕觸式感應 火力提升︰左邊烹飪區:2300瓦(2800瓦); 右邊烹飪區:2300瓦(0瓦) EURO KERA法國陶瓷玻璃面板 德國E.G.O

我從小就不願意和人打交道,我和父母的關系非常疏遠。我不是一個舒適的孩子,我有兩個弟弟,他們的父母更喜歡他們,更愛他們,但我經常打和罵他們。我和我的家人有不同的價值觀。我的父親和哥哥喜歡賭馬,享受它,追求名 利。我不是個愛錢的人。每個周末,當我看到他們在看賽馬時,我都會背著背包去野營。經常出去一個星期,他們不會來找我。我想做我的孩子的責任,但感情是相互的,我覺得很受傷,覺得我不屬於家庭。家庭生活的矛盾,認為我成 為街頭露宿者是一個很大的理由。

1997年,我辭去了工作,決定離開香港和我的父母。當時唯一讓我感到自在的是我的女朋友。我們在一起已經有三年多了。我最後一次沒見到她,怕我不願意見她,我連一句話都沒說,就走了。她是我多年來最難過的人,我再也沒有 戀愛過。

1997,我離開香港來到澳門,在那裏輔導了三年的學生。2000年,一家小型輔導俱樂部開業。到2004年,我想停下來探索世界。我去了珠海,兩年沒有工作,靠儲蓄生活。

當我在2006年開始在外面睡覺時,我花了所有的積蓄從珠海回到澳門,我想在那裏繼續做輔導中心的工作。但在澳門博彩業開放、賭場間競爭激烈之際,為了吸引賭徒,澳門政府推出了免費食品。我對生活沒有很高的需求,可以吃夠 去,這給了我暫時不考慮工作的機會。我在不同的賭場吃飯,住在澳門文化中心附近。在這段時間裏,我很困惑,沒有工作。我認為工作是一個職業,必須符合自己的興趣和抱負,這才對我有意義。但我不知道我要做什么。

2010年,我因長期免費進食而離開賭場黑名單,13年後被遣送回香港。當我踏上這片土地時,我感到很奇怪。我和家人分手已經十多年了。他們沒有找我,我在香港也沒有房產。他們不得不去找一名社會工作者,他們安排我住在“露 宿者之家”,他們每天早上把人們趕出去,然後晚上回到床上。他們可以在這裏呆六個月。還有很多打鬥。

半年後,我從香港領取綜援,並在西營盤租了一間宿舍,供六人居住。然而,人與人之間的關系仍然非常緊張。我不喜歡那種環境。我喜歡在工作日不工作的時候去銅鑼灣的中央圖書館。我每天往返於西營盤和圖書館之間。後來,我 想,既然我喜歡圖書館,我就搬到隔壁去。

相關文章:

[時尚家居]想要時尚環保嗎?

[回顧2018年]台風和交通事故

[食物解碼。添加劑]如果沒有食品添加劑

今年最重要的時尚活動之一

[女士注意]高血壓分為兩種類型:繼發性和繼發性

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を投稿